谣言 大圣归来同人 番外

   入夜,睡了一下午的哪吒揉着眼悠悠醒来,陪在他身边的那个人早已下了床,在窗前的案上执笔正书写着什么。那人只着了一件银白的大袍,未系起发冠银绸,散着一肩黑发,倒是显得仙风道骨,俊雅非凡。


   哪吒懒懒的赖在床上不起,望着那人出神,久久才软软的开口唤道:“师兄…”杨戬听闻,回过头来朝他浅浅一笑,柔声道:“睡醒了?”哪吒点点头,巴巴地望着他不说话。杨戬失笑,起身走至他身边坐下,俯下身子于他额头轻轻一吻,“还不愿起来啊冤家,晚饭都要过了~”哪吒摇摇头,伸手去搂他脖子,“不想起…你在写甚?不是说好陪我的吗…”


   杨戬顺势揽过他的腰肢,将他搂入怀中,下颚顶着他的头发,解释道:“这几日积下的公文,不多,陪你睡了一下午,醒来时你还睡得熟着呢,吾不想再睡亦不愿吵醒你,所以就独自下了床看看公文,怎么,醒来不见吾不高兴了?”哪吒点点头又摇摇头,杨戬不明他何意,“没有不高兴…就是想你在身边而已……”杨戬微愣,随即深深笑起,“那确是吾的不是,向你赔礼可好~?”未等哪吒回话便伸手轻捏他雪白的下巴将他的小脸抬起,温柔地吻上他的樱唇。


   哪吒顿了顿,随即放松了身子,乖乖地闭上双眼任他撬开自己的贝齿缠上小舌。杨戬灵巧地扫过他嘴内的每个角落,一并索取着他嘴中甘甜的津液,最后锁定那粉色的小舌紧缠不放。舌头的相缠教他全身发软,似是阵阵电流窜过,连带着指尖都酥麻了,只能虚虚地搂着那人颈,瘫在他怀里。


   缠绵许久,直至哪吒呼吸不能杨戬才舍得放开他,摸着染上红晕的细滑脸颊,道:“可愿起来了?再睡可就要到明日了~”哪吒依旧摇摇头,搂着他脖子不松手,宛如耍赖的小孩。杨戬面上无奈,眸内却尽是宠溺,“呆在床上有甚可做?”“没有,就陪我聊聊天嘛~”


   “好~聊甚?”杨戬好声应下,问到。哪吒贴着他的掌心下意识的蹭了蹭,道:“你还没告诉我呢,为甚你会晓得那泼猴的小娃子与西方极乐有渊源?甚渊源?”“这个啊…”“你说了回来就告诉我的,不许耍赖!”“说,吾没说不讲,只是此话听过就罢,莫要与任何人再说起,知否?”


    哪吒莫名,“有这般严重?”杨戬捏捏他的小脸,语气倒是波澜不惊,“非也,只道是天机不可泄漏,不说总比说要好。”“那究竟怎样嘛?”杨戬笑笑,不紧不慢道:“你可曾听闻如来佛祖座下有一名为金蝉子的弟子?”“嗯…略有耳闻,如来座下的二弟子嘛,不熟悉,怎么?”“那你可曾听闻关于他的事?”“何事?”“被贬下凡间之事。”哪吒略略有些惊讶,他确是不晓得。


   千百年来,西方的极乐世界与玉帝统治的天庭都无甚十分明显的深入接触,非是说两者无关联,只是无论从道与法看来,两者的理念皆非一致。天庭乃统领三界内外,无尽虚空宇宙运转的中心,而极乐世界乃法藏菩萨依因地修行之所发四十八大愿感得之庄严,清净,平等之世界,两者之间可谓是道不同不相为谋,因此双方之间向来都遵守着同一个不成文的规则——若非有重大变故,否则绝不干预对方。近千年来,除开因为那泼猴的大闹天宫这事儿,西方那边都未曾与天庭有过多的接触,因此天庭间也极少流传有关西方极乐的听闻,哪吒对此不知情亦不出奇,但听杨戬提起,他又觉得此事不止表面上这般简单。


   “被贬下凡?为何?”“听闻是因他轻谩佛教佛法,因而被如来佛祖贬下凡去修行,修行有成才能再归极乐。”“那和那泼猴的小娃子有甚关联啊?”这话问到点上了,杨戬顿了顿,语气悄然正经了起来,说话的声音极轻,缓缓道:“可还记得今日吾是如何与那猴子说的?吾道那小童与他千丝万缕,此话不假,只是吾道吾不知那小童来历,此话却非真…五百年前,玉帝费尽心思遣尽兵将亦拿那猴子无用,最后还是请来如来佛祖相助方能把那猴子镇压在五行山下。如来给那猴子施下金印封存他的法力,怕的就是若有朝一日那猴子以己之力破开封印出来,上天寻仇,玉帝不至于无可奈何,这是如来施下金印的缘由之一,而另一缘由,与那金蝉子有些关联……听闻金蝉子当初被贬下凡,如来佛祖为他设下重重障碍,以考研他对佛法的领悟,需经历十世轮回…”“十世?!那么久?”哪吒甚感惊讶,不由脱口而出打断了杨戬讲话,可说完以后又惊觉自己不应打扰,吐吐舌头,讪笑道:“对不住,有点激动,没忍住,你继续~”


   杨戬失笑,点点他的鼻尖继而道:“傻瓜,这有甚好惊讶的,你道如来座下的二弟子易当吗?十世轮回,红尘俗世,乃需世世为善,不染凡思,一心向佛,方能得日月明鉴,修成正果。可只道这样是仍未足够的,你想那玉帝,其余不说,能置于如今统领三界内外的至尊之位,亦是历经千辛万苦,渡过数劫方能换回来的,更莫说是那金蝉子。”“还是没听出来…这跟那小娃子有甚关系啊?”“你这呆瓜…”“谁呆了!人家就是不晓得嘛!晓得还用得了问你!快说!快说嘛~”哪吒央道。


   “你怎就没想过,那小童乃一介凡人,何以能解连那猴子自己亦冲不破的封印?”“啊…你是指……”杨戬点点头,继续道:“佛法向来讲求缘,缘乃天命之根本,吾等以观星辰之变化以测天机,他们则以缘道天命,本质上与吾等是相同的,只是他们所谓的缘更玄…吾不知此缘从何而起,只道是冥冥中自有定数,那猴子与金蝉子有缘,他八百年前生于灵石,五百年前被压于五行山下,然千年将至,时机亦已悄然而来,若吾猜得不错,那小童应就是金蝉子的第九世转世,为那猴子而来,若非如此,那小童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解开如来的封印放那猴子自由的…”“那…那即便那小娃子是金蝉子,与那泼猴亦有缘,那又如何?”“吾刚不是说了吗,玉帝能置于今日的位置,乃是他历尽艰难险阻,渡过千劫换来的,那金蝉子若想真正修成正佛,怕是同样要历尽千险才能得道,此间肯定少不了那猴子的事。”“为何?”“缘,他们有缘。”


   哪吒顿顿,再问:“那日后…他们会怎样?”“不晓得…唯独此事很难说,十世轮回还欠一回,今生仅是第九世,如若不出意外,那小童今世应会在那猴子的庇护下安稳度过,随后再度转世成第十世,只是…金蝉子的第十世怕才是最重要的一轮,或许百年后,这天地又将迎来一番新转换,届时,你我亦会被牵涉其中,此时是好是坏,吾亦不敢妄下定论……”


   哪吒默然,杨戬抚着他的黑发,认真道:“世人皆道世事难料,唯吾等能以推算之法洞察先机,只是纵然如此,亦非凡事尽能窥测其中。金蝉子之事乃天命之所为,吾等不过是此事中的旁枝,非是重点却不可或缺,记住吾的话,如若无事寻不上你,切莫主动插手此事,如若寻上你,尽力而为即可。”“嗯…此事…你从何得知?会惹来麻烦吗?”杨戬笑笑,安抚道:“麻烦倒不会有,只是此事非同小可,你我心里有数便好,莫道为外人所知,至于从何得知……冤家,你总不会忘了吾师是谁吧?”哪吒恍然大悟,“原是师伯!”杨戬却摇摇头,“非是师父告之,是吾观星辰之变以测之。”“哦,原是这样啊…”


   停顿半响,哪吒忽道:“师兄,我们已有好些日子没有去探望过他们两位老人家了,我想他们了,赶明儿去看看他们可好?”杨戬莞尔,点头应下,遂道:“可还想聊甚?可愿起身了?难得吾唤厨子做了你最爱吃的糕点,当真还不起?”虽已为千年神仙,但对于凡间的吃食哪吒还是很是喜欢的,听到杨戬为自己备了自己爱吃的糕点,哪吒立马点点头,欢道:“起起起!这就起!有点心吃怎不告诉我~”随即从杨戬怀中起来,下床。


    杨戬看着哪吒猴急的模样,不禁失笑,“你瞧你都多大的人了,怎还如小孩子般贪吃~”哪吒噘嘴,哼道:“哼!小爷怎就不能贪吃了!你瞧,这千年来人家还是一丁点个头都没长!莫以为小爷不晓得,天庭内外多少人瞅着小爷这般模样还暗想着小爷就还是一孩童!一群没心眼儿的!既他们都这般想了,小爷怎就不能做一下小孩吃一下点心呢!”


瞧见哪吒炸毛,杨戬实在是忍不住大笑起来,原就俊朗的面容因笑颜的绽放更是显得英俊逼人,耀眼夺目,哪吒不禁耳根一红,转身扑至他怀中撒娇道:“不许笑了不许笑了!我饿了,去吃饭!”杨戬依旧笑意不减,俯身亲了亲又咬了咬他红得粉嫩的耳垂,应道:“好~这就去~”哪吒红着小脸从他怀中缩回来瞪他,小嘴一哼,转身快步走出房去了,杨戬也不惧他恼,不紧不慢地在他身后跟着,神色愉悦。


之后半个月,哪吒与杨戬一直腻在一起,一同回金霞洞和金光洞探望了两位师父,又到凡间溜了几转,直到哪吒的大哥金吒派人来寻他,他才依依不舍地暂告杨戬回到天庭上去。


百年时光稍纵即逝,他除了时不时下界去找杨戬以外,做得最多的就是暗自打听那泼猴和那小娃子的事儿。果不出杨戬所料,金蝉子第十世降临,转世为一名陈袆的佛家弟子,被大唐皇帝钦点为御弟,赐唐姓,派往西天取经。这取经的一路少不了艰难横生,观音菩萨点拨,叫他到五行山下寻一能护他西天取经的徒弟,那便是江流儿死后重回五行山下等待的孙悟空。


此后数年,他看着孙悟空一直陪在唐僧身边护他上路,保他平安,心里不知是何滋味。那唐僧到底不是江流儿,尽管他是江流儿的转世,但前尘往事他早已于轮回尽头遗忘殆尽,瞧着孙悟空一直隐忍不语,老老实实的为人弟子的模样,哪吒心里有些不贫,亦有些难受,杨戬瞧见亦不宽慰他,只道一句世事无常便留他一人独自思索。其实也是,杨戬早就与自己说了,此事非常,焉能洞悉其中奥秘,却是冥冥中自有定数,顺其道而行之既是,这样想想,哪吒又突然觉得这些都不算甚么了。


哪吒悠悠笑起,心里只叹还好,万事皆有那人陪着自己,随后便豁然洒脱开来,只道笑看风云。

 

 




番外也写了,这下就真的完结了~

有一件事是得声明一下的,金蝉子是如来座下的二弟子这不错,十世轮回才能修成正佛也不错,但就西游原著来看,大圣归来的江流儿不会是金蝉子的第十世,金蝉子的第十世俗家姓陈,小名江流儿,外号玄奘,号三藏,是经由与众僧舌辩佛法最后胜出才被唐太宗选中去西天取经的,所以楼楼就把江流儿设定为第九世了。其实封神原著也好,西游原著也好,楼楼都没深究过,有去查过些许资料,但也只是毛皮,各位有觉得奇怪的地方可以向楼楼提,但就不要深究了,祝各位看文愉快~


评论
热度 ( 38 )

© joyce_cwj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