谣言 大圣归来同人 (3)

自江流儿被救回,在那三个月静养的日子里,他俩就不知道睡在一块睡过多少次了。江流儿是个乖孩子,平日里跌跌撞撞碰出的伤再多他亦不曾喊疼,但不喊疼不代表不疼!白天里嘻嘻哈哈的笑着讨法明欢心,包扎换药的时候也不哭不闹,夜里众人都睡下了的时候却痛到默默地掉眼泪。孙悟空一开始亦没察觉,直到有一回他半夜醒来,朦胧的月光顺着窗台指向床边,这时他才发觉那小屁孩的枕边湿了一片。他走过去瞧瞧,那小屁孩眉头紧皱,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,不住的掉眼泪。他心中一紧,轻轻唤醒江流儿,问他为什么哭,江流儿睡得迷懵,下意识便往他怀里凑凑,带着鼻音软软道:“疼”,霎时间他只觉自己全身上下连血带肉都在痛!心疼得他无以复加…


他扶着江流儿睡好,自己也跟着躺上床去,让他的脑袋枕在自己的手臂上,心中默念,法力随之涌现,右手微光不断,缓缓地覆在江流儿的身躯上,慢慢的,江流儿紧皱的眉头开始松开,嘴中亦不再喃喃自语,逐渐沉入梦乡。自那以后,孙悟空每晚都以这样的方式为他减轻疼痛,乐得江流儿每日早晨醒来时都要千谢万谢,久而久之,孙悟空便天天陪着他睡,直到他身子逐渐康复。

说来也是,自己在这小屁孩身子好得差不多以后就没和他一起睡了…孙悟空看着他满是期待的神色,也不犹豫,拉着江流儿躺到树下,十分自然的就让他枕在自己的手臂上,把他护在怀里。孙悟空轻轻地抚着江流儿的后背,轻声道:“睡吧。”江流儿乖乖地闭上眼睛,身子往孙悟空怀里凑凑,双手放在他胸前,渐渐便睡去了。


孙悟空见他睡熟了,也不管猪八戒在做甚,眉峰一挑,一道无形的结界便悄无声息地凝结在他四周,把他和江流儿罩在其中,蚊虫噪音等隔绝在外。阵阵清风夹杂着丝丝凉意徐徐而来,现下正当好天气,孙悟空不免也泛起了些许困意,随即他也施施然的打了个哈欠,与江流儿一同睡去。


远在千里之外的杨戬与哪吒正驾着仙云往此处来,而当他们来到长安郊外看到这样一幅宁静安祥的画面时,他们不可谓不惊讶。他们可从未想过这只向来桀骜不驯,戾气冲天的猴子会有这般安静收敛的时刻,且似乎,只为了个十岁不到的孩童,奇闻,简直是奇闻!~

齐天大圣到底是齐天大圣,杨戬两人还未靠近他便觉察到这股与以往那些山精妖怪不同的气息,但他亦不睁眼,只是维持着同样的肢势睡在江流儿身边,没有动静。


杨戬没有要打扰他的意思,反倒是哪吒很是兴奋。他按下云头靠近孙悟空,不下地亦不出声,细细的打量一番后笑得颇为狡黠的对杨戬道:“啧啧啧~小爷没看错吧,这是那只泼猴?怎么这般温顺啊~”温顺二字一出,杨戬亦不由得一笑,抬起手捏捏他的挺立的小鼻子,语气中颇显宠溺道:“就你贫,莫光晓得说他不晓得说自己,他是一泼猴,你就一小魔头,不相伯仲~”哪吒不乐意了,皱了皱俏鼻,亦不顾此时在外,径直扑到杨戬怀里撒泼道:“说谁呢说谁呢!谁是小魔头!”杨戬脸上的神情不加遮掩,笑得愉悦,他搂紧了扑在自己怀里的小冤家,一个一个的吻落在他额头,笑道:“你说还有谁?”哪吒佯怒,双手抚上杨戬的俊脸,不满道:“哼!是小爷又怎么样!怎么!不要小爷了!”接着亦一个吻一个吻的亲在他的侧脸上,作是回应。一时间,两人之间的空气就似刷了蜜一般,又香又甜,杨戬乐得他家小冤家主动,搂着他又是亲又是哄,教人看着牙都软掉了。


孙悟空本无意理会他们,只想自个儿睡自个儿的觉,但哪吒似乎不怎乐意放过他。他窝在杨戬怀里,晃荡着带红色莲纹的纤细双腿,冲孙悟空喊道:“醒着就醒着嘛,装什么睡啊~”笑得贼兮兮的。孙悟空眉头一皱,无奈的睁开双眼,望着悬于空中的两人,压低着声音道:“你俩来做甚…”“来瞧瞧你这只被封了五百年的泼猴如今怎样了,怎么,不欢迎啊~”


面对哪吒嬉皮笑脸的调侃,孙悟空冷冷一笑:“老子如今怎样与你何干?难不成还想着把老子抓回去?老子劝你别白费力气了,趁老子现在心情还不错不想打人,麻利点该滚就滚!”“嘿!你这泼猴!小爷好心好意下来溜一转来瞧瞧你现如今怎样,你还不识好歹了嘞!谁那么好心情还想着跑来抓你啊!嫌闷得慌吗?!”哪吒瞪圆了眼,恼道。孙悟空摆摆手,不想与他纠缠,“既是看过了,无事就滚,别扰老子清净。”随即闭上眼去,不再理会他。


哪吒调侃不成,又吃了闭门羹,扁着嘴望向杨戬,告状道:“你瞧那泼猴!”眼中满是抱怨之意。杨戬笑笑揉了揉他的脑袋,作是安抚,他看了看孙悟空,又瞧了瞧他怀中的江流儿,眸中闪过一丝深邃,道:“你如此护着这小童,为甚?”孙悟空原不想理他,却听他提及江流儿,思量一番,怕他此番下凡会是与这小屁孩有关,不由得心下一紧,“与你何干?”“与吾无关,与你倒千丝万缕。”



再更段短的,视情况而定,有空今晚接着更,没空就……各位懂的~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27 )

© joyce_cwj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