谣言 大圣归来同人(2)

此时再来说说远在长安的齐天大圣孙悟空。


自他从混沌手下救回一群孩童和江流儿已然三月有余了。他与混沌的大战导致巨石坍塌,江流儿被压在了石下,他一度以为那小屁孩因自己的过错断送了性命,几近愤恨的破去如来老儿的金印拿回法力,二话不说便操起金箍棒灭了那混沌,心底却是一片悔恨。直到那小屁孩在他身后脆脆的唤了他一声大圣,他才惊觉过来,原来心跌到至谷底再被拯救的感觉是这样的…他不由得想感谢上苍,没夺去他的性命,虽然即便地府来要人,他也有信心不让他们把小屁孩的魂勾走,但到底是因为自己,因为自己无能,所以才教他受伤,甚至死亡,满满的罪恶感和后悔压得他喘不过气来,所以当他看到小屁孩还在,他重重的吸了口气,呼吸一放时心里唯一想到的就是万幸…万幸…那小孩还在,还在……


自那之后,他就跟在了那小屁孩的身边,一来是因他身上的伤,二来是因小屁孩不愿他走,三来是因…实则他自个也道不清原因,只觉得那小屁孩虽有时烦人,但跟在他身边心里就舒坦,且这小屁孩那么喜欢自己,怎好教他失望?只要他乐意,他这辈子自己都陪着。


这些日子以来那小屁孩一直在养伤,孩童到底脆弱,成人一月半月便能健全的伤痛孩童得花上起码多出一倍的时间,且其中还有他的责任,若非因为他无用,那小屁孩又岂会伤得如此之重!全身上下因碎石留下的口子十指都数不过来,又因巨石的压迫右手伤了胫骨,脸上更是擦损了一大片皮肤。当初他把他从石堆中挖出的时候,满脸的鲜血直叫他手都颤了,明明放着百万天兵天将都不惧,偏偏瞧着那小屁孩满脸的伤,心底传来的疼痛和愧疚一发不可收拾,教他后怕…他宁可自己替他疼!好在现在到底是没事了,现下那小屁孩的伤已是好得十有八九,却唯独额上有一口子久久不能淡去,每每见到便教他难受,心里淡淡地疼。


被责令在床上生生趟了两个月之久,那小屁孩早就抑不住活泼的性子,想要到外面去,在被允许下床的那天更是不顾法明的劝阻,撒欢着便往门外冲,导致他现如今每天的任务就是跟在那小屁孩身后,生怕他出了意外。


不过还好,那小屁孩到底是喜欢自己喜欢得紧,但凡是自己出声他便都乖乖照做,休息也好玩耍也好,总不离他视线范围,这倒教他省心。现在他正和那小屁孩在长安的郊外,今日天气很好,阳光明朗,微风吹过却也带着一丝清爽,小屁孩念了很久要到郊外踏青,今日终于是有了机会,昨晚睡觉前可把他高兴坏了。


法明因年事已高,便不便跟着来,临行前嘱咐着小屁孩要听话,注意安全,才放他出去,不过有他在,法明倒也非十分不放心,只是嘴上喜欢念叨两句而已。一同跟来的还有只贪吃懒惰的大肥猪,若非见他能时常哄得小屁孩开心,他才不让这大肥猪留在身边呢!不学无术也就算了,偏偏好吃懒做又好色,好在小屁孩心正,丝毫不受他影响,要不然,他早拿金箍棒赶人了…!


此刻他正坐在大榕树的树荫下,看着小屁孩和大肥猪在溪边捕鱼。小屁孩是不吃荤的,捕鱼只是为了好玩,耳边传来那小屁孩清脆的笑声,这样的时刻倒让他觉得无比惬意。 看着他嬉戏,他倒无意打扰,只是似乎三番四次捕鱼不成,亦不得要领,他便撇下大肥猪跑来寻自己了。


“大圣,大圣~”“咋了…”“我捕了好久,都捕不到鱼,它们游得又快,身子又滑,抓不住…大圣~”又清又脆的童音萦绕在耳边,江流儿睁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直直的望着孙悟空,眼中的期待不言而喻。孙悟空坐起身子,上上下下的扫视了江流儿一圈,抬起手将他脸上溅到的水珠抹去,道:“老猪也没能给你抓住?”江流儿顺势抓住孙悟空布满厚茧却又温实的大手,蹭蹭,笑道:“猪大叔在水里走得比我还慢咧,还低不下身子去抓鱼,他抓不住~”说完嘻嘻地笑了起来。


望着他脸上灿烂的笑容,孙悟空亦不由得心头一暖,心情也跟着愉快起来。他的手心贴着江流儿软软的小脸,暖暖的,好不舒服,他摸了摸他的脸颊,问:“想要俺给你抓?”江流儿摇摇头,亦不放开他的大手,道:“不要大圣给我抓,想要大圣教我抓~”“有什么不同?”“我要是学会了,就不用大圣动手了嘛!不用大圣动手我也能抓到,大圣想吃的时候可以给大圣抓,还可以送给傻丫头一家,这不很好?”


孙悟空看着江流儿眼底一片澄清的大眼睛,半响不语。这小屁孩就是这样,心地善良,不参半点坏心思,总是为他人想得多,心心念念的都是与人为善,单纯而不经世事,却也可爱的紧,怎能教人不喜欢?


“大圣?”似是察觉孙悟空有些走神,江流儿轻声唤了他一句。孙悟空眸间神色一闪,大手向上移,来到那道久不愈合的口子前停下,极轻地用指尖抚了抚,问:“还疼吗?”江流儿不晓得孙悟空是怎么了,但他仍乖巧道:“不疼了,大圣别担心。”


孙悟空亦不知道在想甚,眸间神色不断变幻,但就是不语,江流儿看不懂,亦不出声打扰,半响,孙悟空闭了闭眼,神色恢复如初。瞧着江流儿一脸懵懂的表情,他不由得轻笑,他抚了抚江流儿的脑袋瓜子,道:“走吧,俺教你抓。”


闻言,江流儿欢呼一声,转身向小溪跑去。在那等候的猪八戒早就不耐烦了,鱼又抓不住,那两人还将自己晾在一旁自顾自的说话,若非近来被金箍棒伺候多了怕得紧不敢随便造次,他早就炸呼开了!他站在溪中,对正走过来的孙悟空哼哼道:“猴子,你行不行啊,老猪我都不成,你可别光顾着耍帅糊弄人啊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孙悟空瞧都不瞧他,走至溪边,招了招手让江流儿来自己跟前。江流儿乖乖地走近两步,冲蹲下身子看着自己的孙悟空笑,“大圣,你怎么不下水啊?”孙悟空指指溪中不停游动的鱼儿,问道:“你是想抓活的还是?”“师傅说,出家人慈悲为怀,断不能杀生,咱们抓活的吧~”孙悟空点点头,无所谓道:“你喜欢就成”“那咱们怎么抓啊?”


孙悟空抬手,往身后十几米在的大榕树一招,榕树上的某一枝芽应声而断,遂向他飞去。孙悟空接过枝芽,手指微动,法力涌现,指尖泛光,普通的枝芽在他手中逐渐变化成一长柄圆头带网的东西。江流儿看得又惊又喜,伸手去摸摸长柄,问道:“这是什么啊大圣?”孙悟空抬手点点江流儿的额头,道:“徒手抓鱼可非是你这小屁孩一时半刻便能学会的,既是徒手不能,那就找工具代替就是了,这东西虽与渔网不尽相同,但却方便许多,待会儿我示范一次,然后你再自己来,可好?”“好好好!”江流儿不住的点头,望向孙悟空的大眼中崇拜之情丝毫不掩,令孙悟空莫名的有点耳根发烫。


孙悟空不甚自然的别过脸去不看他,但心底却是欢喜,他轻轻咳嗽一声道:“看好了。”江流儿瞧着他抓住长柄将带网的圆口放至水中,静静不动,待有鱼游过来时便缓缓地向前,凑近那些鱼儿,待鱼儿将要游进网内时便狠的一发力,向前一勾将之提起,那不幸的鱼儿便随着他发力落入网中被提上水面,不住的挣扎,溅起层层水花。


江流儿惊呼一声,不由得又甜又脆的笑起,直呼大圣厉害。虽然不是第一次听见他称赞自己,但听着又清又脆的童音直直的夸奖自己,他心里还是高兴的。他一边指挥着猪八戒在溪边用石子围出一块水域放鱼,一边问江流儿道:“看清楚了没?”“嗯嗯嗯!看清楚了!大圣大圣!换我试试!~”孙悟空瞧着他一脸兴奋的小模样不由得发笑,将捞鱼网递给他笑道:“给你,去试试吧,小心点。”江流儿接过不重的捞鱼网,甜甜地道了句谢谢大圣便往溪中走去。

溪水中央水不深,溪流亦不急,不过到江流儿腰际,但到底是小孩,还是小心点为好,所以孙悟空也没走回榕树下,在溪边找了个位置坐下,看着江流儿捕鱼。他随手拾起一块小石子,也不转眼,往右一掷便听到猪八戒一声痛呼,淡道:“老猪,跟紧点,别教他摔倒了。”


猪八戒揉着被石子击中的屁股,骂道:“你这猴子!不会自个儿下水陪他啊!老叫你猪爷爷做这做那!把你猪爷爷当什么了!”“给那小屁孩抓条鱼都不成你还好意思瞎嚷嚷?快去!他要是一个不小心摔坏了,我把你耳朵割下来!”孙悟空也不和他客气,抬头就是一记眼刀,话语中的威胁之意已然十分明显,任猪八戒多不情愿,他还是老老实实的走到江流儿身旁护着他。

溪中的嬉戏直到正午才停歇,孙悟空把江流儿从溪中拉上岸,摆摆手便让他的衣服变回干爽如初,江流儿又是惊喜一笑,甜甜地冲他道谢,他揉揉江流儿的小脑袋,拉着他的手走回到榕树下歇息。他嘱咐了猪八戒到附近找干柴树枝,让土地找些新鲜的水果过来,他自己就在原地料理那些江流儿抓到的鱼。


江流儿不吃荤亦不杀生,为免他受不了自己料理这些鱼时的情景,他叫他转过身去不许望,麻利的解决了手中的四条鱼,洗净了一手的腥味才走回树下。吃过鱼,吃过果子填饱了肚子,孙悟空便拉着江流儿坐定不让他再继续玩闹,手指微动清风一扫在树下清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方,指着道:“下午还有时间,现在你给俺好好睡一觉,休息够了才准起来。”


江流儿明白孙悟空是在担心他大病初愈,身子容易出事,所以要他好好休息,因此江流儿也听话没跑去闹,只是他扯着孙悟空的袖子,身子凑去他身边,眯着眼睛撒娇道:“那大圣陪我睡~”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35 )

© joyce_cwj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