谣言 大圣归来同人 (1) (治愈向)

   不知从何时开始,有一说法自凡间流传开来,说是二郎神只有两只眼,四大天王是姐妹,巨灵神力气很小,哪吒是女的……这一说法以一传十,十传百之势流传开来,久而久之竟也流入到天界诸仙家耳里,一时间诸仙家也是议论纷纷。而被议论的几位主人公无一不是黑了脸,心情甚是不爽。只有一人除外,那便是放着华丽天宫不住,硬是定居于凡间灌江口的二郎真君,杨戬。

   既是居于凡间,对此谣言他当然也略有耳闻,他不常出灌江口,但却不妨碍他收集想要的情报。这边送来一点消息,那边送来一点讯息,加之脚下大地的土地公,不多时日他便晓得是怎么一回事了,还别说,这还跟那被关了五百年刚被放出来的泼猴有关。

多年不见,他是真不知道被关了五百年后的泼猴嘴巴变得这般损,硬是颠倒是非,让人哭笑不得。这似乎还和跟在他身边的一小和尚有关。听闻那小和尚无意间解了他的封印,放了他自由,他为这小和尚和一群幼童与一祸害长安多年的上古混沌兽打了一场,硬是破了如来佛祖给他下的金印拿回了法力,一棒子过去,杀了那混沌兽不说,还毁了某位山神的山头,害得人家连怨都不敢叫。

   灭了那混沌救回那群幼童和那小和尚后,倒也不见他离开,也不见他多生事端闹上天庭,只是这流言却是传得越来越广,几乎是人尽皆知。他倒不甚介意,凡人亦非人人尽信,但总有些人傻乎乎尽数信去,进而导致某几位仙家心中不满,想来他那任性的小冤家也是其中。想到此处他不禁失笑,如不出他所料,他这小冤家不出几日定会来寻他发泄不满,这样想想,似乎还得谢谢那泼猴给了自家小冤家一个好的借口下凡间走走。

   果不出他所料,三日不出他那小冤家便寻上门来了,一见面便板着张精致的小脸,眉目间尽是连日来堆积的不满,显得老成又可爱,让人忍俊不禁。

   他摆摆手遣退殿内其他人,只留他们二人独处。多日不见他已是甚是想念,瞧着他不满的小模样心里更是直直的痒得厉害,伸手便将他揽入怀中,话语间是止不住的笑意,他抚了抚怀中人儿的脑袋,道:“这是怎么了,这般模样?”

   若是在他人人前,哪吒定然不会如七岁孩童搬撒娇耍赖,只是若是在这人面前就另当别论了。自千年前相识起,但凡只要是在这人面前他就不需要有所掩饰,撒娇也好,耍赖也罢,发点小脾气那人都宠自己宠得紧,舍不得多一句责骂,在他面前无需顾忌礼仪尊卑,只要把自己最为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便可。

   连日来本就抑郁的情绪在听到那人温柔的询问后瞬间就爆发出来,他把脑袋埋进那人紧实的胸膛,隔着衣物感受着那人的体温,他如小兽般蹭了蹭那人的胸膛,郁闷的开口道:“都不知道哪里吹来的风,说什么小爷是女子,他娘的才是女的!小爷是男的!男的!眼珠子瞎了吗?!!”越是说似乎越来火气,纤细白皙的双手抓紧了那人的衣服,脑袋再猛地在那人怀里蹭蹭,似是要把心中的不满发泄出来。

   杨戬失笑,“就为此事?”“什么唤就为此事!小爷堂堂七尺男儿,怎就在凡人的谣传中成了女子了!小爷不依!不依!”此时的哪吒犹如炸了毛的猫儿,青葱十指不贫的挠在杨戬胸膛,仿若猫爪儿。杨戬不惧他恼,一手收紧了揽在那人腰间的力道,另一手擒住在自己胸膛作恶的十指,一并拉至唇边,轻轻吻了吻,继而调笑到“哪来的七尺~”

   千年以来,三太子哪吒一直有三个踩不得的命门,一是他与父亲李靖的关系,二是眼拙之人因他精致漂亮的小脸将他误认为女子,三是继以莲花化人后便不能再长的身高。前者只要是与他相熟的人都不会提起,也从未拿此开玩笑,后两者非是无人提起,而是除杨戬以外拿此事调侃他的人都不会有好果子吃,因此,杨戬便成了唯一一个能调侃后两个命门的人。

   “杨—戬!!”哪吒怒红了脸,挣扎着想离开杨戬怀抱对他动手。杨戬岂会让他得逞啊,左手揽着细腰不放,右手抓着十指亦不放,俯下身吻去怀中人儿眉心处的莲印上,柔声道:“莫气,吾开玩笑的~”

   “ 又是这样!又是这样!每次把小爷惹毛了以后就这样!小爷告诉你,这回小爷不依啊!”每每杨戬把自己惹毛了之后都喜欢这样给自己顺毛,自己虽然嘴上不依,但每次他吻上自己眉心时的柔情万分总让他心动,明明都不是第一次了…心里这般想着,嘴上这样说着,挣扎着的身体却还是老老实实停了下来任他搂着自己。

   自家小冤家嘴里是这样说着,心里想的是另外一回事他又岂会不知道,他笑笑,复又在他眉间吻了一下,随后松开拉着他向殿内走去,语气悠悠道:“莫气了,吾知道你恼什么,只是那又如何?你想做甚?”

   眉间落得一吻,面上不漏声色心底到底是欢喜,哪吒佯作不在意的嘟嘟嘴,顺着他意走到他平日书写的台子前与他一同坐下,与往常一样坐到他怀里,“做甚,能做甚,又不能止住那群凡人的口,还能做甚!”手里把玩着他系在腰间的羊脂白玉,亦不抬头望他,俨然就像是闹别扭的孩童。

   杨戬看在眼里,心底已然是笑倒了一片,他双手穿过怀中人儿的腰肢把他禁锢牢了,俊脸贴上精致细滑的脸蛋,依旧笑意不减,“莫要去在意这等无稽之谈,不过是谣传,非是都人人尽信了,且天庭诸位亦是清楚,这又有何可气?过不了多少时日便会散去的了,莫气了~”

   哪吒虽恼怒这番谣言,但亦非不晓得这道理,只是他是不高兴,想要这人哄哄自己罢了,说到底自己不过也就是在向这人撒娇而已,这人又岂会不知。思及此,心中的抑郁不由散了许多,他稍稍往那人的怀中坐去,把自己整个人都窝在他怀里,他撇撇嘴,依旧不乐意道:“话是这般讲没错,可无事岂会空穴来风,也不知道是哪个好家伙的杰作,教小爷知道了,小爷定不放过他!”

   “真想知道?”厚实温暖的大手勾住正向自己衣带使坏的纤手,微微一动便扣住五指,“当然!你知道是谁是不是?告诉小爷!小爷要去教训教训他,教他莫再信口雌黄!”相缠的十指被那小冤家握紧,左右摇晃着似是抱怨亦似撒娇。

   杨戬笑笑,道:“吾问你,近来在天庭除了这一谣言外,何事是讨论得最为火热的?”哪吒不晓得他是何意,但还是老实道:“这还用着说嘛,当然就是那刚逃了出来的泼猴了!你那是不在场,太上老君向玉帝禀告此事时,玉帝的脸刷的一下就黑了,脸上神色那是僵硬到扯都扯不动,平日里总喜欢唠唠叨叨几个老家伙都不敢说话,生怕那泼猴下一刻便寻上天来找他们算账!不过话且说回来,虽凡间与天庭时感有所差别,但那泼猴也已经出来了好些日子了吧?亦不见他寻上天庭,他在做甚?”

   “想去瞧瞧?”“瞧?有甚好瞧的,不上天庭,那就是回了花果山咯…不对!你还没回答小爷的问题呢!那个混帐传出的谣言?!”杨戬不答,侧过脸亲亲他的嘴角,莞尔道:“陪吾去趟凡间,吾就告诉你,可好?”

   哪吒是实在想不明白他想做甚,那泼猴出来跟这谣言有甚关系啊?不过虽然想不太明白,但和他一起下凡走走还是好的,天晓得他们已经多久没好好呆在一起过了…他在他怀中转了个身直面他,伸出双手环抱他紧致结实的腰肢,点点头道:“不晓得你想做甚,但若你想去小爷陪你就是。”

   闻言,杨戬越发笑意盎然,他搂紧了自家小冤家,一个一个细碎的亲吻从光洁的额前落至柔软的樱唇,极致温柔的越过贝齿细细地品味怀中人儿熟悉的味道,久久不能自拔。许久不见,本就甚是思念,加之已然许久无与之亲密,哪吒当下亦是情不自禁启唇回应,少见的温顺。一时间,殿内春意萌动,连空气都沾染着暧昧,教人不好意思再观望……

Part one而已,未完喔,要坚信这也是圣江的同人,这是他俩还没出场而已😂,明天继续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66 )

© joyce_cwj | Powered by LOFTER